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零一章 平乱之战

作者:hb737374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铁甲铿锵,战马萧萧。朱僜、朱任的靖难大军,有如大火,顷刻间烧遍了邻近的好几个海伦。不亏他们做了这么多年的王爷,的确是交结了不少的官员将领,大军所到之处,居然也有城镇望风而降,大开城门,迎接朱僜的军队进城。叛乱的军队,几乎是没有耗费什么力气,就占据了极大的一片土地。信心十足的朱僜已经叫出了口号,在年内就要攻克北平,回复正统。

    而小猫率领的三十万大军,却是按兵不动,根本就不与日俱增朱僜一路上攻城掠地,抢占城池的行径。小猫只是把大军一字排开,放在了从应天府到北平府的北上路途上,一副守株待兔,不怕你不来的样子。有小猫这员煞神挡路,叛乱的朱僜属下,还真没有将领敢带人北上,一个个轰轰烈烈的在那里攻城掠地,却绝口不提和小猫决战一事。

    北平府,吕风背着手,看着朱瞻基在花园内舞剑。昔日吕风第一次见到朱瞻基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孩童,可是如今,却已经是一身形彪悍的青年了。尤其他一身内功,更是高强得吓人。吕风不无恶意的想到:"若是有那胆大的刺客进宫刺杀皇帝,却发现皇帝的内功算得上武林第一,不知道他会否被吓死呢?"

    "陛下,你应该御驾亲征。"看了一眼匆匆走过来的小李子一眼,吕风微笑着说到。

    朱瞻基双手疯狂挥动的长剑突然凝滞在空中,他惊讶的看了吕风一眼,再次的挥动剑子,一剑把身边一块太湖石劈成了两片。"御驾亲征?那些朝廷大臣们,会让朕御驾亲征么?"呼喝了一声,朱瞻基身形闪动,三个起落间,已经凌空跃起二十几丈,青朦朦的剑光一闪,数十只飞过的鹊儿被剑风振荡,拍打着翅膀无助的落下地来。

    "说实话,朕倒是想要去和二叔他们见个高下,高阳王朱僜,嘿嘿,朕也想要让天下人明白,朕才是朱家最有才能的人。可是,如今朝廷政事普定,文武大臣们那是绝对不会让朕出京的。"又是一剑扫过,那数十只鹊儿身上带着的剑气消泯一空,纷纷振起翅膀,飞上了天空,仓惶逃窜去了。小李子刚好跑过来,被突然飞起来地一群鸟儿吓了一大跳。

    看到朱瞻基和吕风,小李子殷勤的行礼后,恭声禀告到:"陛下,吕大人,奴才已经打听清楚了,赵王朱任的亲眷,以及叛军将领的亲眷,全部都在乐安城中。那赵王无敌龙手打却是没有胆子跟着高阳王出征的,所以领了万余兵马守住了乐安城。如今叛军兵马分散在十余座城市中,若是以雷霆之势攻击乐安,他们是来不及回援地。"

    朱瞻基地剑锋停下,站在原地思忖起来。良久,他突然一剑挥出,又把一棵合抱粗的大树拦腰截断,满脸笑容的看着吕风说到:"老师若是能让文武大臣们允诺朕亲征,那朕就率领数万大军,先把乐安给攻下就是。唔,叛军将领的亲眷若是都落入朕手,怕是他们地军心,立刻就溃散了吧?如此对付起二叔来,却也是容易得紧了。"

    吕风、小李子对视一眼,同时笑起来:"这事容易,只要陛下下一道圣旨,说是要建功立业,弘扬陛下的威名,哪个不知道死活的家伙敢和陛下的旨意对着干呢?"小李子笑得很卑贱,朱僖一死,他就知道自己最大的靠山没了,而朱瞻基显然是亲吕风的,所以他早就连带着东厂的所有人马都投靠了吕风,如今两人又是亲如亲兄弟一般了。

    吕风笑得则是很开心,暗自庆幸自己的计划得逞了。只要朱瞻基在军中,就不怕中原道门的人不出手,毕竟他们也不想看到刚刚登基地皇帝又死掉罢?如此一来,自己在军中的门人弟子的死伤,就会少许多了。手心手背都是肉啊,死伤一个弟子,吕风都会心疼很久很久地。

    只要有中原道门的人对付了左圣、右圣属下的邪门修士,吕风就不相信,天下还有什么厉害的军队,是那自己的门人弟子占据多数地铁军击溃不了的。须知道如今小猫的破阵营中,功力最差的黄龙门弟子,也有了凝气期的修为啊!在江湖上,可就是超一流好手了,加上小猫操练得勤快,这些门人的战阵之术极精,谁能抵挡这样的军队呢?

    三日之后,一道灰不灰白不白,明显实力不够的剑光落在了中原道门的一个秘密据点,处于雁荡山深处的湖泊边上。那落下地的,满脸横肉的,分明是道士,却在身上佩戴着绣春刀、腰牌等物,看起来不伦不类的家伙朝着湖里面就是还不能这乱喊:"这里做主的道人给大人我出来!我们家吕统领要大人我来告诉你们,当今的皇帝要御驾亲征,讨伐那些叛乱的贼子,要你们去护驾哩!"

    那道人口沫四溅的的叫嚷到:"上次我们陛下被一群魔崽子给宰了,你们中原道门的脸面,就丢人丢到秦淮河的窑子里面去啦。要是这次我们新皇帝又出了什么危险,你们中原道门的高手修士,也就不要再说什么修道、积累功德了!全都自己抹了脖子罢!让魔道修士杀了皇帝,天下什么时候出过这种事情?就你们这群正教的牛鼻子不争气,让人欺负到家里来啦!"

    一道金光突然出现,浑身邋遢无比,一对大手有如蒲扇一般的张三丰凭空出现在那道人面前,一脚就把他踢成了滚地葫芦。"他娘的,又是那个锦衣卫的狗腿子派你来的?也就只有那王八蛋小子,才能派出你这种混帐货色来!"他连着几脚踢得这锦衣卫的道爷满地乱爬,嘴里胡乱的求饶不迭。

    好容易张三丰停下了脚,那道人飞快的爬了起来,架起剑光就跑。飞出了百多丈外,那道人突然停下来,指手画脚的朝着张三丰骂道:"老杂毛,你敢打你家大人,你知道你家大人是什么身份?老子是锦衣卫的百户大人!你们他妈的敢袭击官差,一个个就洗干净了屁股等着挨板子罢!我告诉你,老杂毛,不要落到大人我手里,否则锦衣卫的一百零八样酷刑,非把你摆布成三十六个小模样不可!"

    张三丰气得眉毛鼻子全凑到了一起去了,大明朝的开国皇帝见了他还要恭恭敬敬的,这小小一个锦衣卫百户,就敢在他面前蹬鼻子上脸了?张三丰那个气啊,架起金光就往那道人无敌龙追手打了过去。那道人吓得乱叫,嘴里胡乱骂咧到:"不要来,不要来,老子怕了你,你,你,光棍打九九不打加一,你刚才揍了爷爷一顿了,你还想怎么地?"-

    噼里啪啦-的耳光声大做,张三丰的金光围着那道灰白色的剑光乱转,一顿耳光抽得那锦衣卫百户鼻青脸肿,简直就有如猪头一样。最后张三丰一脚踢在了那百户屁股上,把他-吱作-一声踢飞了十几里开外去,这才心情舒畅的,呵呵大笑着飞了回来。

    一行道人、和尚出现在那湖边,皱眉看着那道灰白色的剑光扭扭歪歪地狼狈逃窜了开去。良久,虎僧皱眉叹息到:"怎地这等旁门修士,全部跑去了锦衣卫里做差人去了?这吕风如此行事,岂不是弄得乌烟瘴气,纯粹没有了体统?"

    张三丰拍拍屁股,大步的走了过来,满不在乎的说到:"老秃驴,你就不要管他们的事情,就算他朝廷里面乌烟瘴气地,只要没有祸害到百姓身上,管他这么多作甚?此番魔劫也就罢了,冥冥中自有生机出现,可是等得两百年后那一场四九重劫,才是我们要担心的哩!至于他改朝换代、皇帝更换的,管我们屁事?"

    顿了顿,张三丰叹息到:"不过这次,那娃娃皇帝居然要御驾亲征,可是他们的对头,却又是那一干妖魔崽子,怕是我们中原道门,也只有违背不出世的戒律,管上这场事情了……可是若是修道人出手,灾祸绵延,可就大了。两个分神期的高手对阵,就可能毁掉一座城池,总要想个万全之策出来。血神教的贼子们可以肆无忌惮的用各种邪法,我们却是不能学他们。否则哪怕你累积了三千万功德,这一场仗打下来,也只能堕入阿鼻地狱里面去!"

    脱尘老尼姑眯着眼睛沉思了好一阵子,隆声说到:"此事却也极易,我等派出一众高手,替那皇帝做保镖,却也就行了。至于那一干妖孽……上次海外散修大举来袭,诸位道友以九龙神火阵消灭了他们的法体,把他们都打入了六道轮回之中。如今,却也可以故技重施!贫僧却是知道,这中原大地上,还有另外一处太古大阵,至今依旧还在运转哩!"

    龙僧颂唱了一声佛号,问到:"不知师兄所言,可是昔日那截教众多高手布下地-十绝诛仙阵-?"

    脱尘老尼满脸笑容,点头微笑到:"师兄所言极是,正是那号称古今第一绝阵的十绝诛仙大阵。此等恶毒阵法,威力绝伦,正好用来对付这等魔道妖人。所谓除恶即为扬善,这等祸害天下的妖孽,正是要用雷霆手段,即刻铲除了,这才能还天下一个清平世界。"

    张三丰点点头,从怀里掏出了一份闪动着毫光地卷轴,叹息到:"既然你们和尚都动了杀心了,那,老道也就不藏私了,这一元宗的新任掌门赠送的法咒,老道却是要找几位同道好好的参修一番,等到了时候,正好给那干妖人一个厉害瞧瞧。"几个修为极其高深的道人闻言连连点头,看向张三丰手中地卷轴,眼神中却又多了几分好奇了。

    北平城外,那地洞已经被挖到了一百一十丈深,工匠们正在紧张的平整着四周的土层,并且开始在地下建造地基,准备地宫的第一步修建。灵先生等人少有的没有在帐篷内荒淫,而是满脸激动的,和那些工匠一起站在了厚厚的泥浆中,大呼小叫的喝骂着,指挥着那些工匠,小心的按照一个诡秘的方位,在那里挖掘地基。这地宫,就连每一根地基柱子的位置,也是大有讲究的。

    吕风孤身一人,策马到了工地内。几个飘忽间,已经到了那洞穴边上。看了看浑身泥水的四个老道,吕风眯着眼睛低声喝道:"灵先生?四位仙长可有空么?小子我有重要的无敌龙书屋手打事情禀告呢。那左圣、右圣二人,怕是故意要和小子我过不去,正扶植了二殿下和三殿下,想要争夺这个天下呢。"吕风嘴角挂上了一丝阴冷地笑容,嘴里却是无奈的叹息着:"功名富贵小子我倒是不放在眼里,可是若是坏了主上的大事……这可就……"

    真先生一个跨步跳了上来,脸色阴睛不定的问到:"此言当真?那两个奴隶,真的敢背叛主上不成?"

    "好,叫他们奴隶,看来这两位圣上在这些真正地魔君心目中,没有丝毫地地位呀!怕是比走狗都不如!"吕风心中大定,连忙做出了一副忠君爱国、正气昂然的模样,连连点头说到:"可不是么?左圣、右圣二位大人,纠集了中原一半的魔道高手,还有一些忠于他们的神殿护卫,正准备大干一场呢!他们如今可是连中原道门都勾引出来了,如今道门中人四处活动,怕是我们这里地秘密,也是……"

    灵先生突然闪了过来,脸上一片的杀气。他冷冰冰的说到:"不要称呼他们大人,他们不过是我们的走狗,却居然想反咬一口主子了不成?吕风,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我们不会,你且说,应该怎么办?"

    吕风眼里寒光一闪,冷酷的说到:"自然么,自然是先下手为强,把左圣、右圣二位给……"比划了一个刀砍脖子的动作,吕风恶狠狠的说到:"把他们二位给咔嚓了,自然就天下太平了。只要他们不在外面兴风作浪,中原道门自然不会满天下的搜寻魔道高手地形迹,也自然不会管我们朝廷上的事情了。如今朝廷政务,本官一手遮天,修建区区一座地宫,鼻音就不费吹灰之力。"

    相互看了看,灵先生、真先生点点头,那灵先生化为一道清风就这么飘了出去。"如此甚好,先杀了这两个坏事的家伙也好。我等四人不方便出手,且等我回去神殿,请主上派遣一众高手听从你地命令就是。你如今的地位,应该在左右二圣这上,你也应该有一批直属你的高手了。"

    吕风连忙稽首致谢,满脸的笑容,他朝站在那里的真先生淫笑到:"如此,就谢过诸位仙长地提拔了……嘿嘿,前几天着皇宫内的供奉暗地里下手,把左圣属下的几个花精给抓了个活的。嘻嘻,最是得意的,这几个花精居然还是处子,还没有吸纳过凡人元阳的,真阴充足,用来做炉鼎修炼,最好不过了……要不,等下就着人给诸位仙长送来?"

    真先生眼睛一亮,急不可待的问到:"这几个花精,多少年道行了?"

    吕风怪笑了一声,比划了一个手指头到:"起码都有三千年的修为,刚刚幻化为人形的,这三千年来积蓄的灵气,可是不小呀!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她们却是被左圣给笼络了过去,准备用来暗自正道修道人的,却正好被本官打探到了消息,抓了活的。嘿嘿!"

    真先生流着口水,和吕风对视一眼,同进大笑起来,他对吕风,真的是越来越满意了。不由得,真先生在心里寻思到:"早知道是这等情况,找吕风这样的属下一人就足够了,何必还要扶植左圣、右圣这样不听话又无能,最后还起了反心人傀儡呢?这吕风却是大好人啊,最是知情识趣不过,日后可要好好的提拔他。看他这等能力,日后统领一界之地却也不会有差错的。"

    虚空之中,顶着满天繁星,夏颉在那里布罡运气,嘴里念念有词,一道道虚影随着他双手的飞动,朝着无尽的虚空飞射了出去。渐渐的,空中出现了一个极亮的小点,一个闪动着活跃无比的金光的小点。夏颉脸色肃穆,突然间炸吼了一声:"来都来了,还藏头缩尾的作甚?当你是乌龟不成?给我滚出来!"

    右手成爪形朝着那光点狠狠的一抓,顿时有一道方圆里许的金色手影脱手飞出,呼啸着把那光点握了个结实,仿佛一柄巨大的铲子,把那一小块空间都给撕裂了一样,这大手撕开了一条缝隙,把一个浑身金光闪动,朦朦胧胧的身影给抓了出来。

    擦了一下额头的虚汗,夏颉嘀咕到:"打开这条通道还真难。是我的法力退步了不成?当年想要找你们出来,可没有这么困难地。"

    那金色的人影身躯扭动了一下,震碎了身上抓着他的金色大手,有点无奈的说到:"夏颉兄弟,好久不见了……不是你的法力退步,反而这么多年来,你地道行一直精进呀!若是你现在愿意来神界,定然有神君以上地身份,好多老朋友,还在想着你呢!……嗯,我们也是为了某些事情不至于影响到人间界,所以把通道多辑几道封印罢了,所以你想要劈开通道召唤我们出来,是多费了一些手脚。"

    夏颉吊尔郎当的看着那条朦胧的金色光影,笑嘻嘻的说到:"小黄龙,你可有长进了呀!你现在在上面是什么位置呀?我就不信了,以你们三十三重仙界、九重神界这么多地神圣仙佛,会不清楚如今人间发生的事情,你们到底在干什么?……那吕风,老老实实的给我说清楚,你们想对他怎么样?我可是看他很顺眼,若是你们想要找个莫须有的罪名整治他,我可是不依的!你们位置最高的那几个主儿,可还欠了我大人情。当年我捉拿他们的时候,可是放了他们一马的!"

    黄龙,那金色地身影,正是一元宗的开山祖师黄龙真人,他近乎无可奈何的看着夏颉,叹息到:"那吕风,是我一元宗地门人,你当我会设计陷害他不成?人间的事情,我们无敌龙的确手打知晓,可是呢,其中的关碍,不能明白的告诉你……你也知道,我们三十三仙界、九重神界,可不是在上面享福地,每天也有不少的麻烦事哩。唉!"

    叹息了一声,黄龙真人刚想继续分说,夏颉已经扑上去,一手抓住了他的领子,喝骂到:"你们有麻烦事?嘿,你们的麻烦事大了!上次是不是你们用-天心惑神-之术,让我莫名其妙的跑去找昆仑派的麻烦,把他们几个长老给逼得飞升的?你们想要他们飞升,传下令谕,让他们自己跑上去就是,为甚还要我做打手?"

    黄龙真人淡淡的笑着,笑嘻嘻的看着夏颉,轻松的说到:"无他,想要试试你的道行长到了何等程度呀!你对吕风心生好感,始终逗留在他旁边,定然是他最大的帮手,自然要看看你是否有能力护得他的安全,尤其是他身边好几个人的周全!我们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吕风,却不想要一个因为门人死绝死尽,最后却入魔的吕风哩!"

    夏颉呆了一下:"心狠手辣?我明白了,你们这群修道修得脑袋糊涂了的神仙!嘿嘿,如此说来,那万年水仙水元子,也是你们安排的?"

    黄龙真人双手一摊开,很坦白的说到:"不是!他自己从水母的封印中跑了出来,却正好和吕风勾搭在了一起,正符合我们心意罢了。但是假如他没有碰到吕风,水母也会直接下令谕,让他跟随吕风身边,保护吕风周全的。"顿了顿,黄龙真人嘻嘻笑道:"我可是大坦白,把我们的用意目的都给你说了,你还拎着我干什么?那时候我打不过你,现在我依靠着人多,总能揍你一顿的,你还拎着我?"

    夏颉气得鼻子发歪,狠狠的一丢手,把黄龙真人给丢了出去,"没见过你们这等神人,一个个惫赖得和街头的小混混有得一比。不要看你们九重神界如今人多,我夏颉逃命的功夫却敢说是三界第一的,你能奈我何?去,去,去,滚回你神界去,一个神君身份的神人出现在人间界,时间太久了可不好!若是被修道人看到你,还不知道会多出多少谣传来!"

    黄龙真人笑了笑,从怀里掏出了十三面黑色的小小的玉符,丢给了夏颉:"此乃本君采集九重天高处,最为阴冷却最为纯净的竜涷岩炼制的-冰川苻-,其性至阴至寒,威力极大。上次尝试了一次,却让一颗太阳真火都瞬间冻结了,你把他交给吕风,想来他也会明白如何使用此物的。"说完,他化为一蓬金光,就要溜走。

    夏颉沉默了一阵,抚摸了一下那十三片上面有淡淡白气缭绕的玉符,叹息到:"你们这般施为,却就不怕吕风把整个中原道门当祭品,日后弄得天下道门凋零不堪,中原大地,仅他一元宗独大么?"

    黄龙真人回过头来,温和的笑道:"我等岂能让此等事情发生?天心难测,夏颉啊,你不肯升上神界,却又如何能把握这等天地至理呢?一切生效变化,尽在天地掌控之中,我等不过是顺应天理,应天行事罢了。中原道门,不会消泯,今日的破落,却是为了数百年后的兴盛,一切尽在我等把握中呀!……那死去地,并不是真正的消泯,正是他们应劫兵解的机会呢。"

    叹息了一声,黄龙真人解释到:"你没有发现,吕风已经放弃了那个可以说能让中原道门倾覆的计划,使用一元宗的名义,重新出现在修道界了么?此次魔劫,是上次地延续,又是下次地开始,一切随心就是了……你若是漂泊累了,不如飞升罢,在神界,给你找个吃肉喝酒不用理事,却又位高权重的位置如何?"

    夏颉嘻嘻哈哈的大笑起来:"你们养猪不成?……罢了,在,再等六百年,让我看看世事的发生经过,若是和我意料地不差,我脑中的疑惑就解了,到时候我自己会去找你们的麻烦。就算事情和我所知的不同,起码心里疑惑也可以放下,我也可以抛开一切,跑去做高高在上的神仙,不再人间厮混了。"

    叹息了几声,夏颉朝着黄龙真人拱拱手,化为一道流光消散无形。黄龙真人微笑着还礼,身边突然又多了十几条金色身影,其中一条不无遗憾的说到:"原本以为他会揍你一顿,我们在这里等着看好戏呢!夏颉的脾气,我们都知道,最讨厌我们修道人和他说什么天道天理的,怎么今日他却改了脾气了?"

    黄龙真人浑身一僵,猛然回头低声喝骂到:"广成子、云中子,你们好!下次,哼哼……"金光一闪,一群神人全部失去了踪影。

    虚空中,吕风也悬浮在那里,那柄极其精巧,非常精致,绝对精美地近乎透明的小剑销魂,就这么温和的悬浮在他身边,仿佛一条乖巧地小狗一样。他仰头望天,天空繁星无数,冷冷的释放着自己的光芒。依稀间,他看到极远极远的地方,似乎还要超过月亮和地面的距离这么远地地方。有金光闪动了一下,定睛看过去时,却又什么都没有了,不由得暗笑自己大惊小怪,想必又是一颗流星滑过罢?

    他脚下的明军大营上空,有祥光千丈,瑞气万条,隐约之中,还可以看到数十朵青白二色的莲花,在空中载沉载浮,显示出这些修道人,都有了近乎飞升的恐怖力量。暗自叹息了一声吕风喃喃说道:"还是昆仑派够-仗义-呀,听说游仙观根基被毁,一封信函去,立刻就来了七名渡过天劫的高手护卫皇帝!怎么感觉他们就是想要借机进入皇宫做供奉呢?总要找机会背后捅他们一刀才好。"

    "不过,看如今这大营上方的气势,才真正叫做真命天子,出行有百灵相护呀!想那朱僜的大营上空,只能是血光翻腾,怎么看就是要倒血霉的模样!"装模作样的掐指算了半天,吕风咕哝道:"朱僜啊,我怎么算计出来,你一定不得好死呢?而且一定是那种最奇怪,最古怪的死法!啧啧,真不知道若是抓住了你,陛下会怎么对付你这位二叔呢?"

    几道淡淡的血光从远处飞了过来,绕着明军大营飞了几圈。一团青光突然从大营内升起,那几道血光发出了-吱吱-的鬼啸声,刚要逃走,却看到几朵青白莲花从四面一合,一道雷光闪过,隐隐的轰鸣声让空中的云层都断裂了一块,那几道血光顿时化为齑粉。

    "何苦来由?有中原道门的高手长老坐镇,你们这些金丹期都还没有达到的血神教弟子过来做斥候,岂不是找死么?"吕风叹息了一声,销魂剑突然发出一声轻吟,有如女子最心动时的呻吟一样,带出了一首有点妖艳的黑光,温和的抹过了三十里外的一片淡淡的云彩。那云朵突然炸裂,两条血影空中僵直了一阵,化为漫天血雨爆裂了开来。

    销魂几乎是瞬移一样地返回,轻盈的绕着吕风伸出去的手指盘旋了几圈。吕风不由得惊叹到:"果然是好宝贝啊,隔着几十里路,居然能主动的发现敌人的踪迹。唔,这夏颉用了多少心力去炼制这柄宝剑呢?噫噫,奇怪了,他说这柄剑是人间送他地,又叫做销魂,莫非是他地老姘头?"暗自嘲笑了夏颉几声,吕风听到远处有破空声传来。当下收起了销魂,回头看了过去。

    一道灵光闪过,灵先生已经出现在吕风身前,他满脸笑容的朝着吕风打了个招呼,谢过了吕风送的那几个资质极佳的花精,随后眼里闪过一抹毒炎,死死地盯了一眼在明军大营上空浮动的无敌龙书屋手打那些莲花光影。"昆仑派的高手?嘿,也好,吕风,做得果然不错,就让这些老道先和那两个叛徒拼个死活,然后你再率领我们的人去占便宜就是。左圣、右圣不能放过,中原道门的人也要杀绝了!"

    语气很阴森,吕风则是满脸和煦的笑容,连连点头到:"灵先生说得没错,左圣、右圣自然是要杀死的,用他们的元婴炼制丹药,想必可以让小子我的功力凌驾两三倍罢?加上他们这么多地门人属下,足够炼制一柄极好的法宝了。嘿嘿,至于昆仑的这些道人么,削去他们地顶上三花,让他们堕入凡尘受苦,把他们全身修为吸个干净,也足够小子我的法力再升一倍?"

    灵先生笑得很开心,连连点头说到:"就是这样,左圣、右圣,主上说了,他们既然已经铁了心的要破坏主上的好事,就全权交给你处置。至于中原道门的人么,如果有十足地把握了,却也不能放过一个呢!我带来的人手,就在北方三百里外的山谷内等候,你随时可以去接收他们就是了,主上已经用魔影幻形之术,让他们认清了你的模样,不会有错的。"

    点点头,吕风刚要说话,灵先生脸色却是微变,化为一道清风飞一样的逃遁了开去。下方那祥云层中,三朵青色莲花摇晃着升了起来,一个面色有如白玉,潇洒异常的老道出现在吕风面前。稽首之后,老道很和气的问到:"吕大人好兴致,在这里仰望天象么?……唔,方才似乎有同道经过?一身灵气充沛,修为却是惊人呀!"

    老道目光炯炯的看着吕风,吕风则是连忙还礼,笑道:"广心真人说得是,那人是下官花了大价钱,好容易才请出山的散修,据说已经修成了散仙,经过了四次散仙心劫了,道号一灵,不知道真人可否认识?"

    吕风说得坦坦荡荡的,老道则是微微一怔,笑道:"一灵么?这……贫道闭关年久,却是孤陋寡闻了。经过了四次心劫,怕不是有天仙的实力了?吕大人却是找了个好帮手呀!"老道满脸的不以为然,想当然尔,被吕风收买的人,还能是正经的修道人么?吕风还不知道用了些什么东西,才那那散仙俯首听命的呢。

    不等老道继续追问这个问题,吕风满脸兴致盎然的指着下方的朵朵莲花笑道:"本官也见过不少修道的前辈,却没有见过昆仑诸位仙长这等奇妙法术的。三花聚顶,却能幻化为莲花飘浮于体外,不仅是防御的法宝,更能自觉的吸纳天地灵气,随时随地可以修炼,贵门的仙法,果然是神妙到了极点呀!不愧是道门的领袖,不愧是数万年来,道门中的象征呢。"

    马屁如同潮水一样的拍了出去,吕风突然发现自己很有点恬不知耻的味道了。"天下百姓,一说到修道的仙人,谁不是第一个想到昆仑派呢?若不是昆仑远在西捶边境,山高雪深,凡人不容易到达的话,怕是寻仙访道的凡人,一天起码就有十万人上下呢。"

    广心真人终于开心的笑了起来,连连点头谦逊到:"吕大人过誉了,过誉了,本门……这个,虽然道法广大,从封神一战以来,向来都道门的正统象征,可是说到是道门的领袖,却也是不敢当,不敢当呀!想中原道门中,一元宗源远流长,这是不要说了,门内的神妙法术,各色法宝,比我们昆仑也是只强不弱呢。再加上中南山等门派,各有奇妙的法门,加上门人弟子众多,又身处中原腹地,却是比我昆仑派的声势更高了。"老道连连叹息着。

    吕风满脸会意的笑容,大手一军,满不在乎的说到:"如此甚易,本官和游仙观的道长们有不少金银上的往……啊,那个,本官和游仙观诸位道长,却也是在道法上受益极多,游仙观诸位道友也要给本官一点脸面。如今他们遭受魔劫,实力去了个七七八八的,正想找个强硬的靠山呢。不如这样,本官就中间做个经纪人,着他们偷偷摸摸的让出两三座名山,让昆仑派在西南地境建立下院,道长以为呢?"

    广心真人的脸色更加温和了,简直就有如慈爱的父亲看着自己亲爱的儿子一样,无比温柔的对吕风说到:"吕大人所言……贫道明白了。若是我昆仑能顺利建成下院,在中原广传道法,则日后吕大人有何差遣,就着落在我昆仑派的身上就是。"谁说神仙没有私欲呢?当他们碰到广大门庭,广收信徒的机会的时候,神仙也会动凡心的呢。

    吕风呵呵的笑起来,连连搓动着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亲热的说到:"真人客气了,这是本官应该做的嘛,反正游仙观听说是死绝了,就连几个长老也死伤得差不多了,留下这么多的名山大川,迟早也要被其他门户给侵占了过去。还不如让昆仑派建下院广收门徒,还可以给他们游仙观无敌龙极大的手打护佑,这还是他们的便宜呢……虽然,游仙观每年都有几百万两金银献上,可是本官一看到真人您的仙容呀,那金银呀,都是浮动一般的飘过去了呀,金银算得了什么呢、"

    广心真人心里暗叫厉害,随手就取出了一件由六条金龙缠绕而成的奇形法宝,塞进了吕风的手中:"吕大人说得极是,凡尘的金银珠宝,对吕大人的确是没有任何用处了,吕大人如今权倾天下,还要金银作甚?嘿嘿,还是仙家的宝贝来的合算,来的合算了……过几日,贫道派徒儿回山,取几颗秘传的灵丹赠与吕大人,保证可以让吕大人的境界提升一级呀!"

    老道心里那个高兴啊,一件在昆仑门户中只能排在百名开外的法宝和几颗放在门户中谁都不敢吃的灵丹,可以换取好几座的洞天福地,这笔买卖实在是太合算了,想必两宗的掌门,都要夸奖自己会做生产,会做买卖了。

    吕风更是笑得嘴巴都合不拢了,好呀,又有替死鬼自动的送上门了。等得和左圣、右圣他们一开战,自己立刻就带着人把右圣他们的人马领到昆仑派的下院门口去,看你们这群老道到时候出不出手!

    几声鸡叫远远的传来,东方一片红霞升起,却是天色就要亮了。正面的明军大营突然轰闹起来,士兵们纷纷的烹调早餐,打点行装,准备在朱瞻基的率领下,突袭乐安城,先釜底抽薪,把叛军的家属,都给掳掠了去!

    道道祥光更是明亮了,二十几个大门户的老道们有意无意的在士兵们面前显露自己的小法术,神秘兮兮的在那里宣扬着自己门户的博大精深……大营内喧闹异常,吕风总觉得,就仿佛是买卖未来门徒的市场一般!( 邪风曲 http://www.xcxs123.com/4/4608/ 移动版阅读m.xcxs123.com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